CIMG6322  

關上門,鎖上窗,

從此劃清我和你的世界。

 

帚木蓬生,一九九五年 山本周五郎賞 受獎作品。

 

說在前頭,這是本沒有意外性的作品。

實際上,閉鎖病棟也不是推理小說,是我擅自將它當作推理小說來閱讀了。

只是不意外刺激並非等於不出色,

平鋪直述的寫法可以帶給人心震撼,這才是這本小說了不起的地方。

 

帚生老師以他的專業為起點,

創作出這部描寫收容世人眼中的精神病友們的小說。

書本一開頭先道出幾位主角的過去,而這些過去也就是讓他們進入醫院的原因。

當然,每個人都有段「過去」,

但有些人的過去沉重晦暗的讓人無法負荷時,心就會開始生病。

正如書本介紹所述,身體的傷可以吃藥,可以擦藥,

可以看到傷口的復原狀態,

但心裡的傷卻很難處理。

我想,世上沒有人心裡沒有受過傷,

而我們,是否能夠坦言傷口已然痊癒?

如果不能辨識傷口的復原狀態,我們又是拿什麼基準去將病友們隔離於世?

 

帚生老師的文風細膩,像是涓涓細流般的勾勒出心的面貌。

有的單純得一眼便可看透,有的深沉不見底。

這樣的寫作方式給與讀者溫暖感受時像是冬季暖陽,

 但也因為讓人感同身受,

在讓讀者感到絕望時也是冷冽如冰。

 

閱讀完畢,或許也會有捧油像我一樣感到迷惘,

到底,被隔離起來的是誰?

在我心中或許這才是最大的謎題。

 

滿分五顆星,白目寢子給4顆星:)

自言自語完畢:)

 

 

 

 

 

 

 

 

 

 

 

創作者介紹

白目寢子閱讀中/育兒龜速更新中

whiteey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