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人鬼藤子的衝動-立體書封  

再多的鮮血,也不足以灌溉我的幸福之花。

 

人鬼藤子的衝動/真梨幸子老師,獨步文化作品。

 

收到書本這天我休假,原本是在家裡打掃的。

通常勞動完、身處變乾淨的環境中總能讓我身心舒暢,

但這種清爽感在翻開 殺人鬼藤子的衝動 後被吹得消失無蹤,

連著外面的天空也不知幾時變的陰鬱起來。

即便如此,我還是一頁一頁的讀了下去,

皺著眉頭,心裡覺得受不了,還是想把它一口氣閱讀完畢。

我像是被催眠一樣,心中只想著要趕快將書本看完,

回過神來才發現書本已到底頁,

複雜情緒卻有如生長力旺盛的藤蔓,攀滿心房,持續成長。 

 

殺人鬼藤子的故事是這樣開始的。

童年時代的藤子有對金錢觀念亂七八糟、 只會在身心上暴力以對的父母,

青春期孩子們在這方面相當敏銳,

輕易地就劃分出階級,當然也不會放過已經身處黑暗角落的藤子,

他們給予藤子比地獄刑罰還要殘酷的霸凌。 

「為什麼「絕望」會跑來呢?『絕望』是跟著什麼跑來的?它的餌大概是『夢想』。也可能是『希望』。這樣的話,只要不懷著夢想和希望,一定也就不會有絕望了。不絕望,就不需要拯救」引自內文。

這麼想的藤子是那樣讓人心疼,後來怎麼會變成人人畏懼的殺人鬼?

 I'm friends with the monster
That's under my bed
Get along with the voices
inside of my head
You're trying to save me
Stop holding your breath
And
you think I'm crazy
Yeah, you think I'm crazy-Monster/Eminem  ft. Rihanna。」

是慘劇放出了藤子心中平時躲在床底下的怪物。

 

慘劇過後藤子接下來的人生會是如何發展呢?

我非常喜歡真梨幸子老師接下來的描寫。

在原本學校被霸凌的藤子到了新學校變得聰明一點。

懂得察言觀色,懂得恰如其分的扮演好自己應該扮演的角色。

不是最搶眼的,但是是大家心中的好孩子。

在我讚嘆藤子終於找到正確的生存方式時,

某些人事又讓她的生活墜入黑暗深淵。 

為什麼只有我要這麼辛苦?

腦中一旦冒出這念頭,怨恨的心情就再也壓抑不住。

「不被發現,就不是『壞事』」

「我跟媽媽一點都不像。」

這兩句話就像咒語般控制了藤子的人生,

她被心裡的怪物反噬,自始藤子只是披著人皮的魔鬼。

 

真梨幸子老師是抱持著甚麼樣的心情寫下這本書的呢?

如此精確的勾繪出人類,尤其是女人的暗黑面,

在我看來是樣吃力不討好的事。

但或許就像獨步文化在致鬱系推理小說定義裡提到的

「此風潮(指致鬱系)在2011年的東北大地震後進入高峰,一般認為地震逼使讀者面對更為殘酷的現實。」

能擁有粉紅泡泡生活的人畢竟是少數,

絕大部分的人分秒都是辛苦的掙扎生存,

真梨幸子老師不過是寫出了每個人壓抑在心底的真實想法。 

或許有人會急著否認:「我才不會這樣想/做呢!」

若是如此,我就更要推薦這樣否認的人閱讀這本 殺人鬼藤子的衝動。

在閱讀過後,有誰可以挺起胸膛大聲地指責藤子,

並且說自己從來沒有過任何相同的負面想法?

也就是因為這樣,藤子的故事才會這樣吸引人吧!

 

最後,對於一開始提到的、貫穿全書的法文歌曲Poupée de Cire, Poupée de Son,好奇的我查詢後得知,這是當時年僅十七歲的法國女歌手France Gall代表盧森堡參加歐洲歌唱大賽(Eurovision song contest)的參賽曲,(對歐洲歌唱大賽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搜尋一下,讓我體會到西洋音樂美妙的瑞典國寶ABBA合唱團、大家所熟知的國際天后Celine Dion都是大賽冠軍。另,雖與本書無關,但2014年的冠軍歌曲Denmark的Emmelie de Forest Only Teardrops也是一首好歌:))

Poupée de Cire, Poupée de SonSerge Gainsbourg所寫。旋律輕快一聽就洗腦,但歌詞有著更深層的意思,France Gall和Serge Gainsbourg合作關係在她唱完Les sucettes,發現自己被利用後終止。 

但針對這點我感到疑惑。

France Gall是真的不知道歌詞的涵意嗎?

「我是蠟娃娃,木屑娃娃。」

越是輕快天真無邪,越是讓人心裡發寒。

誰,

才是真正的娃娃?

故事永遠不會結束,而我害怕知道答案。

 

 
【作者介紹】
真梨幸子(Mari Yukiko)
一九六四年生,畢業於多摩美術大學映像美術學科。
二○○五年以《孤蟲症》獲得第三十二屆梅菲斯特獎出道。以深入挖掘女性內心的令人難以直視,卻又深受吸引的負面感情為人所知,是當今致鬱系推理小說的女王。此外,真梨也相當擅長獨特細緻的作品構成,總是讀者帶來出乎意料的閱讀體驗。
二○一一年出版的《殺人鬼藤子的衝動》文庫版銷售突破六十萬冊,和續集《殺人鬼藤子的真實──籠中的訪問者》是她目前的代表作。

【致鬱系(イヤミス)】
二○○七年由評論家霜月蒼所提出的說法,指的是「餘味不佳,讓人讀完之後心情很差」的推理小說。近年來在日本蔚為風潮。這類作品的創作者多數為女性作家,擅長以女性內心的陰暗面為故事主軸。此風潮在2011年的東北大地震後進入高峰,一般認為地震逼使讀者面對更為殘酷的現實,而女性又比男性更擅長面對這種狀況,因此以女性面對殘酷外在為題材的作品,便順勢成為風潮。代表作家包括了真梨幸子、沼田真帆香留(《百合心》)、湊佳苗等人。
「我想描寫徹底追求幸福的女性。我想寫那種就算用錯方法,即使自食惡果,仍舊對自己的慾望誠實到近乎憨直的女性。」──真梨幸子 
 

 

感謝 獨步文化 給予本次閱讀機會:)

我非常期待續集的出版,也請各位朋友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白目寢子閱讀中/育兒龜速更新中

whiteey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