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3004_失控的照護  

當血緣成為詛咒,愛能否不質變?

 

控的照護,葉真中 顯老師著,天培文化作品。

 

第16回日本推理文學大賞新人賞

2014年 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 第10名

2014年 想讀這本推理小說    第5名

 

母親在電話中向我描述外婆最近的狀況。

已屆90高齡的外婆,在去年外公逝世後健康狀況急轉直下。

即便兒孫成群,由小舅一家同居照護,

失去超越半世紀的牽手,這件事還是重挫外婆的身心。

行動自如時胡言亂語,趁著家人不注意爬到鄰居的樹上說是要摘果實,

跌下來後開始臥床,在我探望她時體重只剩30多公斤。

那時我想起去年逝世的,先生的奶奶。

家住無電梯舊公寓三樓的奶奶,每次的回診都得由我公公與叔叔輪流揹負。

我不知道30公斤這數字,對小舅一家們來說會有甚麼意義。 

 

自1970年代開始進入高齡化社會的日本,

於1994年進入高齡社會(65歲以上人口占總人口的比率超過14%)。

台灣遊客到訪日本總愛大肆採購各類保健藥品,

但不知道大家是否有留意到,

許多為我們服務的店員(尤其是便利超商)年紀都可以當我們的爺爺奶奶了。

醫療技術進步延長國民壽命,

另一方面家族結構又以核心家庭為主軸,

於是,「家人照護是日本的詛咒。」

葉真中顯老師在這本 失控的照護 毫不留情的寫出日本在這部分的困境。

 

日本政府當然也預測到這問題,

並從1996年起開始著手建立照護保險制度。

但經過了將近20年,照護保險制度是否有如立法者想像發揮效用?

在閱讀 失控的照護 後,答案呼之欲出。

 

故事繞著這幾個人進行著:

〈羽田洋子〉

婚姻失敗後帶著孩子回娘家的羽田洋子,

非常感激包容她並給予協助的母親。

稱不上舒適但溫馨的日常生活卻在母親病倒後變調,

自此,家庭是地獄的代名詞。

書中除了細膩的描寫出 久病之前無孝子 的現實狀況, 

也道出家庭照顧的照護者心中的複雜情感。

深信血緣之間的羈絆堅不可摧只是欺騙自己的咒語,

在被照護者逝世後的放鬆感才是最真實的。

只是,隨之而來的罪惡感又該如何消化? 

〈檢察官大友秀樹〉

凡事認真,堅信正義的大友不但是社會上的菁英,

就連在家人照護這塊上也是處於 安全地帶 的幸運兒。

這樣的他想維護正義當然沒問題,

但若是要說能夠將心比心,我想處於弱勢的一方一定不以為然。

沒有親身體驗過地獄,怎麼能知道大家心中的苦? 

〈佐久間功一郎〉

相對於檢察官大友,

個人反倒覺得佐久間功一郎的想法比較貼近一般人。

當然我並非贊同從事違法行為,

但要是可以過得輕鬆一點,誰不想要呢?

於是尺度的拿捏相當重要。

 

正當大家都為了自己的生活努力時,

「他」持續進行著「殘忍」犯行。

 「他」是誰?犯罪的目的又是甚麼?

在緊張的故事進行下,業真中顯老師一面揭穿照護制度種種問題:

看似完善的照護制度,是否真能提供需要者所需?

照護機構所需人力數量龐大,工作壓力與薪資不成正比,

政府是否有考量到這點?  

茱莉安.摩爾Julianne Moore小姐以飾演早發性阿茲海默症的哥倫比亞大學語言學教授Dr. Alice Howland 

電影《我想念我自己》拿下2014年奧斯卡最佳女主角大獎。

雖知道是以女主角得知自己患有早發性阿茲海默症,

在家庭、生活、工作上所遇到的困境為主題的電影,

但電影的步調還是讓我感到意外。

沮喪、失措,覺得對不起家人,憤怒,

這些情感都在Julianne Moore小姐精湛的演出下精準呈現。

不過整部電影並非單純的壟罩在負面情緒中,

反倒是給人另一種不可思議的平靜感受。

可這終究是電影。

當我們碰到家人需要密集照護的狀況時,又該怎麼辦?

 

比起個案性的早發性阿茲海默症,

對高度高齡化的日本來說,

老人照護更是需要全盤考量的國家危機。

這對已經一腳踏入洞穴的我們台灣來說也是。

 

失控的照護,非常精采、發人省思的一部推理作品,

誠摯推薦給大家:)

 

感謝各位撥冗閱讀:)

感謝 天培文化 提供本次閱讀機會:)

 

 

 

 

 

 

 

 

 

 

創作者介紹

白目寢子閱讀中/育兒龜速更新中

whiteey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oshua
  • 感謝分享,有空也來小地部落格看看喔!
  • 好的:)

    whiteeyelin 於 2015/09/10 15:3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